• <strong id="gukiu"><u id="gukiu"></u></strong>
  • <blockquote id="gukiu"><tt id="gukiu"></tt></blockquote>
  • 資訊動態
    聯系我們 / Contact us

    譯心國際武漢翻譯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武漢市洪山區南湖大道茶山劉(南湖時尚城)K2棟7樓712室(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北門旁)
    翻譯熱線:027-67886100      027-50768155
    值班手機:15527566801      18986283827
    發送稿件:yxfy668@163.com
    英才加盟:yxfy600@163.com
    意見反饋:yxfy669@163.com

    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資訊動態 > 行業資訊

    解放日報:莫言得獎,翻譯有功

    莫言得獎、翻譯有功——前晚,當莫言成為諾貝爾文學獎第一位中國籍作家的消息傳來,他的瑞典語譯者陳安娜也成為中國讀者關注的對象。由陳安娜翻譯的《紅高粱家族》《天堂蒜薹之歌》《生死疲勞》等三本小說在瑞典出版,最近一本《生死疲勞》今年更在哥德堡書展上被隆重推薦。諾獎評委會給予莫言的“魔幻般的現實主義”評價,正與《生死疲勞》的主題契合。為此,不少中國網友向陳安娜表示感謝,稱贊“好的翻譯是作品的重生”。而陳安娜也通過微博回應:“謝謝大家!請別忘記,莫言有很多譯者,文學院也看了不同語言的版本:英文、法文、德文等。大家一起高興!”

      正如陳安娜所言,在中國當代小說家中,莫言是作品被譯介至國外的數量第一人。目前,他的大部分長篇都被翻譯成外文,其中《紅高粱家族》有16種譯本,長篇小說《酒國》有6種,《豐乳肥臀》《天堂蒜薹之歌》等都有各種譯本。文學研究專家普遍認為,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不僅是他個人的榮耀,也是國際文壇對中國現當代文學的肯定,而這其中,莫言作品的譯作家們功不可沒。

      莫言作品翻譯最多也最精確

      諾貝爾文學獎開設以來,獲獎作家多來自歐洲和北美。莫言之前,亞洲僅有印度的泰戈爾、以色列的阿格農和日本的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四位獲獎者。1913年,印度詩人泰戈爾成為亞洲第一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他的詩作最初多由孟加拉語寫作,由泰戈爾本人親自譯成英文后才獲得世界性贊譽。可見,語言問題是文學作品的世界影響力和感染力的重要制約因素,而譯者的水平直接影響原作的文學魅力、藝術水準。

      在如今的英法主流閱讀市場上,莫言作品的翻譯既是中國作家中最多的,也是最精準的。這使得莫言在今年奪標之前,就在歐美文壇享有廣泛的聲譽,縈繞在他頭頂的獲獎呼聲一直不低。

      年逾古稀的美國翻譯家葛浩文被中美媒體稱為“唯一首席接生婆”。他與莫言的合作最愉快,也翻過最多莫言的小說。“首席”凸顯葛浩文的翻譯水準,而“唯一”也折射中國文學在歐美得到的譯介仍不廣泛。上海譯文出版社副總編輯吳洪認為,翻譯是中國作家作品走向世界舞臺的最大阻礙因素。“從目前情況來看,國內外譯中有大量翻譯人才,但中譯外的力量嚴重匱乏。譯文社及其他從事外國文學翻譯出版的專業出版社,引進翻譯了大量國外優秀作品,但幾乎不涉及中譯外,主要原因就是無法保證中譯外的質量。文學作品的翻譯除了語言因素外,還在于它特有的文學性,‘中國式’翻譯很難讓外國讀者很好地接受中國文學作品。”一方面,目前中國作品的譯介主要由一些漢學家承擔;另一方面,遍數歐美文壇,從事翻譯工作、夠得上水準的漢學家不到20人。

      文學翻譯在語言更在藝術

      今年,與莫言并列奪獎呼聲最高的還有日本作家村上春樹。事實上,村上春樹在中國擁有大量讀者,這其中,翻譯亦起到了關鍵作用。昨天,村上春樹最主要的中文譯者林少華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感慨:“文學翻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既能成全一個作家,也能毀掉一個作家。文學翻譯的特殊性在于,它既關乎譯者包括母語和外語在內的語言功力,更在于譯者的文學悟性和藝術感性,能否準確傳達文學作品語言背后微妙的藝術信息,從而再現原作的神韻和意境。”

      譯作與原作的關系一直是文學界和讀者關心的有趣議題。諾貝爾獎的頒獎詞將莫言與魔幻現實主義,與福克納、馬爾克斯等大師的傳統相連,莫言本人也曾有過這樣的議論:“像我們這樣一批不懂外語的作家,看了趙德明、趙振江、林一安等先生翻譯的拉美作品,自己的小說語言也發生了變化,我們的語言是受了拉美文學的影響,還是受了趙德明等先生的影響?我的語言受了趙德明等先生的影響,而不是受了拉美作家的影響,那么誰的語言受了拉美作家的影響呢?是趙德明等先生。”林少華則這樣形容,翻譯是在路上的藝術,“永遠向原作無限接近,但沒有百分之百的純凈水”。

      多渠道拓展譯者隊伍

      作為發自內心喜愛莫言作品的譯者,葛浩文這個“接生婆”有時會到書店看望他的“孩子們”。“基本情況是根本找不到,偶爾可以找到一本已經非常意外了,我還從來沒有見過中國文學作品能被擺在最顯眼的位置。”吳洪認為,長期以來,語言成為中國作家作品走向世界的制約因素。從全球視野來看,中國文化及中國現當代文學,并非西方讀者認知的主流文化,他們不關注也不太重視中國文學。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有望讓更多西方讀者關注中國作家和他們的作品,這是有積極意義的。他還建議,可以在外國留學生中發掘和培養中國作品的翻譯者,通過提高稿費、提供出版平臺等方式,吸引這些熱愛中國文化、有一定漢語能力的外國留學生,承擔起把中國文化、中國文學介紹出去的“媒介”重任。

      “我們不要急于求成,文學走出去不同于出口商品,這是緩慢的過程。”作為中國作協副主席,莫言曾就“文學走出去”話題發表看法:“今年翻譯一百本,或者明年一本沒翻譯,對世界沒有任何影響,世界可能會以上百年作為一個周期來衡量一個國家的文學。譯介可以是多渠道的,漢學家也要主動發現,興趣化、個性化的翻譯更有意思。作家同行們也應該互相推薦,利用國際講壇等各種形式積極主動地向認識的漢學家推薦介紹同行作品。”

    分享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2-10-15  【打印此頁】  【關閉
    上一條:全國翻譯專業資格2013年考試時間
    下一條:沒有了
    看久久久久久一级毛法_一级特黄aa大片毛日本_波多野结衣色诱老人公_第一次尝试黑人在线播放_印度丰满熟女高潮毛茸茸,嫖农村40的妇女舒服,国产乱人伦在线播放,18禁免费高清啪啪网站